•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一家之&ldquo主&rdquo完外母篇

    发布时间:2020-03-24 00:00:31   


    晚上八点多,已经过了正常下班时间,妈妈仍在她的办公室里继续加班。妈妈之前主动向公司申请回港,刚好香港区的人事部经理一职正在物色人选,便接纳妈妈的申请,当上香港区的人事部经理了。对于这个安排,我们全身都赞成,我更是极力同意呢!相信大家都猜到我的原因吧!

    “健宏,怎么了?”手提电话响起,妈妈拿来一看,是她的宝贝儿子易健宏。妈妈立时自心中感到无比欢愉。

    “妈妈,你下班了吗?”电话中传来我关切的慰问。

    “还没有呀!我跟熙盈她们说了九点多才会回家吃饭。你呢?”妈妈暂时放下手上的工作,和我谈话。

    “我刚离开学校,想知道你在哪。要不要我来你那边,然后一起回家?”我道,正在步进一间公司里,小心奕奕地开门,往唯一仍然发光的办公室走去。

    “不用了,我也准备走了。”妈妈道,一手忍不住伸向下身,缓缓拉起黑色的裙子,抚摸她一双套着黑色丝袜的美腿。稍微摸了一下,妈妈便感到一阵快感传遍全身,让她欲罢不能的抚摸着她敏感的身体。

    “妈妈,你想我吗?”我问道,静静的来到房门外。

    “想,很想,脑里全都是你。”妈妈摸着大腿的手已越来越靠近两腿间的神圣领域,双颊更已涌现一阵红晕,呼吸更稍稍一阵急促,可见妈妈欲火已壮大地燃烧起来了。那柔若无骨的手隔着黑色丝袜,来到那洁净无比的小穴前,青葱玉指很温柔的挑逗阴唇,更按压那颗熟透了、深红色的阴核。快感渐渐由一道细水变成一条河流,在妈妈敏感的身体里流转,越转越急,让妈妈的身子颤抖起来,嘴里发出微微的喘息声。

    “健宏呀你知道我在做什么吗?”妈妈妩媚的问道,所发出的一字一词都像是施展了迷魂大法般,听得我心中一荡,裤子下的粗壮肉棒坚挺得很,不甘再困在裤子里。

    “你想我想得发疯了。”我笑道,看着房间里的玉人已把手指穿过早已被划破的丝袜,伸进阴唇里挖弄敏感的蜜穴,一双美目因为享受着快感而紧闭着,水润的双唇张开,丝毫不避忌地吐出声声春意盈盈的呻吟声,我也忍不住拉下裤子。肉棒脱困的一刻,犹如重获自由很兴奋般,微微的跳动着,很耀武扬威的。

    “对我已经疯了我没有一刻不想你很想让你占有着我填补身体的空虚”电话中,妈妈忘情地说出这番寡廉鲜耻的话来,实在让我兴奋得很,肉棒更显红肿粗壮,尤其是那足有鸡蛋般大的龟头,更是充血得如要渗出红来,可见我此刻多么想把肉棒贯进妈妈和一众老婆的美穴中,和她们淫乱的做爱。

    我立时开门,房间里的玉人初时吓了一跳,但见到是我,样子立时展现高兴的样子。“健宏!”玉人立时放下手提电话,上前抱着我,发现我竟然已褪下裤子,肉棒粗壮一副准备就绪的样子,娇嗔道:“坏健宏,肯定偷看了好一阵子吧!”

    “嘻嘻!妈妈,我爱死你呻吟时的样子呢!”我已经抱着怀中的玉人,即是我妈妈,来到书桌上。妈妈躺在书桌上,裙子被我褪下,妈妈的下半身立时映下眼底。一双美腿套着黑色半透明丝袜,让妈妈一双本已线条优美的修长美腿更变本更厉地激起我的性欲。裤裆部位下更是没有内裤,被撕开的地方露出妈妈那我百干不厌的阴户。妈妈早前的一番自慰,已让那里湿透了,附近的丝袜反光的,好看极了。

    “妈妈,儿子该怎样以解你相思之苦呢?”我笑道,双手把妈妈的上衣和红色的性感胸罩脱下,让她那如维纳斯般美丽的身体毫无遮掩的给我看透。我掐着那对36E的美乳,并随着我的动作不断变型;俯下身来吸啜奶子上两颗熟透的蓓蕾,舌头来回刺激舔弄着。

    妈妈显然很喜欢我这样弄她的雪乳,双手更抱着我的头,将我埋在她一对巨乳中,口中更销魂地淫叫着。

    我稍微向前挪了一下,低头将嘴唇贴上了妈妈的小猫嘴,主动的伸出舌头进入妈妈的嘴里,和她的舌头相互舔弄吸啜着,交换彼此的唾液。春色无边的办工室里传出阵阵“啧啧”的声音。我其中一手从妈妈的胸脯移开,来到那套着丝袜的美臀。丝袜的质感相当好,摸上手滑滑的,搭配在那雪白翘臀,简直是绝佳配塔,让我爱不惜手的摸个不停。

    我们维持着这个动作很久很久,直至我俩都不够气才分开,期间妈妈已解开我身上的衣服。我看着妈妈那充满无比爱意眼神,心里顿时为得到妈妈而感自豪,尤其是无数次高潮后的性福样子,更是让我无比骄傲。

    “儿子呀,我要你让妈妈快活一辈子。”妈妈妩媚的道,一双丝袜美腿不断在我腰间磨着,丝袜的细致质感立时让我欲火盛极。把妈妈那双丝袜美腿架在肩上,湿透的阴穴暴露出来,似是散布着一股春意般,渴求着我提枪填补小穴里的空虚。

    我把肉棒对准小花穴后,便挺着肉棒慢慢的推开那两片花瓣,顺着湿热的阴道,整根贯进妈妈那美丽的花穴里。

    “啊啊啊啊啊”妈妈发出了呻吟声,如受不住般双手搓揉自己的玉乳,整个身躯更不住扭动着。可能是妈妈的紧窄的穴和我那粗壮的肉棒的关系,即使她和我渡过无数荒淫无度的日子,但我每次插入都让妈妈感觉像是重新开始般,花穴传来激烈的快感都让妈妈不其然地扭动着全身。

    “这样便受不住?还有更刺激的呢!”我笑道。妈妈的小穴无比紧凑,花径的嫩肉更好像有无数触手般,十分舒服。我略曲着腿,全手移到那手感极佳的丝袜美臀,开始一前一后大开大合的抽干起来,狠狠的提枪前后插刺着这小花穴。

    如狂涛般的快感强烈地冲击全身感宫,让妈妈欢愉无比,那呻吟声,如哭泣,又如欢呼的,让我下身自行地快速插刺让,同时俯身激吻着妈妈。

    “妈妈爱你妈妈爱我的宝贝”伴随着妈妈如泣如诉的告白,我每次抽送那根粗猛的肉棒,几乎每次都冲刺到底,把肉棒送进妈妈花径深处的秘密花园般。激烈的抽插下,妈妈渐渐连语言的能力的失去般,所发出的也只是一声声哭嚎,脑中所仅余的是对性的强烈渴求,身体摆动着臀部配合我全力的抽送。那有着无数细小皱褶的火热阴道,随着我越来越快的冲刺,也加强了对我肉棒的紧缩压榨。

    两颗巨大的睾丸撞击着妈妈裹着丝袜的臀部,啪啪啪的声响充斥在整个办工室。快感不断的向上攀升,仿佛没有终点似的挑战着我性能力的极限,让我整条巨大的阳具都已经肿到离谱的程度,就在渴望着将欲望的毒汁全都倾泻进眼前这个美丽的淫兽体内。

    “要射了,要射了!喔喔!”

    已经干到几乎失去意识的我只剩下本能,发狠般的将再那也忍受不住强烈快感刺激的铁杵,死命的戳入妈妈身体的最深处,将龟头迫入了子宫,在秘密花园中疯狂的喷射出淫欲的种子。一阵一阵似乎永不停歇的剧烈射击,将妈妈刺激得弯起身子发出一阵绵长的哭叫声,两个人黏在一起同时剧烈颤抖着,在这永无止尽的喷射中将心神全都揉合在了一起,仿佛要融化般的渴求着对方的肉体再给自己更多,直至永远。

    妈妈的办工室外一个较隐蔽的位置,一名美丽女郎坐在地上,呼吸急促的,一手在一双丝袜美腿间挖弄着阴穴。听着办工室里传来阵阵此起彼落的呻吟声,即使美丽美郎心里多么抗拒,也忍不住不断的自慰,跟随着房里淫乱男女的节奏,美丽女郎已高潮了两次,然而里面的人竟然还继续第三次,她再次自慰了。

    “健宏健宏天啊你太强了”这不是里面的人传出的声音,因为办工室里,那对淫男荡女现在的情况已暂时失去了语言能力,陷入疯狂状态,只能发出一下下无意义,却极度淫荡、反映着房间内战况多么激烈的呻吟。

    那句话是外面的女郎发出的,美丽女郎已伸进三只手指进入阴户里,挖弄着花径。美丽女郎感到花径深处奇痒无比,手指伸进去挖弄,不但搔不着痒处,却让那痕痒感越来越强,全身血脉沸腾般,更难受是空虚的感觉慢慢在体内蚕食着自己。美丽女郎自从被自己女儿的男朋友调戏一番后,心中虽然不喜欢他,但同时却莫名奇妙的不断想着他。

    每当女郎想起男人光着身体的,被他从后抱着,男人轻吻着女郎的颈项,那对魔手伸进她的衣服里,一边温柔的将胸罩翻开,搓揉那对坚挺丰满的乳房,玩弄那颗粉红色的小豆豆,一边将内裤掀开,手指挑逗着那处极度需要男人滋润的洞天褔地。更让美丽女郎难以忘怀的是那男人的肉棒一下一下的顶着那浑圆的屁股,让女郎更是心猿意马的,对那男人又是思念,又是恨透。

    这时房内的我和妈妈简直疯了,我俩即使在连续几次早潮后,我抽送的速度仍然不减,让我的肉棒在没有任何软化下继续新一轮对妈妈的奸淫。妈妈更已爽得说不出话来,在没有任何落点下被我一下下插刺推向更高的高峰。

    妈妈趴在地上,丝袜美臀挺起的,以狗交姿势被我奸干着。我抓住妈妈的裤袜美臀疯狂的前后抽插。妈妈被干到无法做出任何反应,只能卡在不间断的高潮顶峰而爽得失控啼哭着。我每次的戳刺都用力干到了最深处,像要把整个人都干进去似的,让我们交合之处迫出了一股一股剧烈摩擦后产生的泡沫状混合体液,向下流到黑色的丝袜大腿上。妈妈胸前两颗巨大的乳球狂乱的前后摇摆着,混乱的乳波就形同两人混乱而兴奋的精神状态。

    “啊啊啊”越发高亢的呻吟声,妈妈要高潮了,我伸手向前捞住了妈妈的那对美妙的36E雪乳,粗暴的掐住母奶的同时,下体向前奋力一刺,让粗长的凶茎穿过了子宫颈口,刺穿了紧密花径,精关大开的在妈妈的秘密花园里,激射出大量的乱伦毒汁,射得妈妈疯狂的哭叫了起来,高亢无比,直至两人同时因为过于强烈的淫乱快感而意识断线的倒卧地上,陷入昏厥。

    “啊啊啊”同一时间,房外的美丽女郎也高潮了,身体猛烈的抽搐着,挖弄着阴户的手用力的插进小穴里,嘴巴也吐出高亢无比的淫叫声。隔了好一会,女郎休息了一会后,把手指抽出来,看着沾满的淫液的玉指,女郎不自觉的含在嘴里,小舌不断舔弄着。但当女郎真正回过神来时,惊觉自己竟做出这般羞人的行为,立时把手指抽出来,她更发现因连续高潮而泄出的阴精已弄湿裙子,地上也有些痕迹。女郎连忙擦拭一顿后便急忙离开公司。

    办工室内,我过了不知多久才从妈妈的美体上起来,抱起妈妈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刚刚那样子实在让妈妈累极了,即使被我抱起也没有醒来。我看着妈妈无比幸福的样子,作为她儿子丈夫的我心里很是高兴,我让妈妈得到幸福呢!当然,我不会荒废学业呢!

    半软的肉棒仍在小穴里,里面湿热无比,肉棒被蜜径紧紧的裹着之余,深处仍一阵一阵的吸着肉棒,舒服得很。我轻抚着妈妈的丝袜美腿,丝丝快感一会儿终于让熟睡的妈妈弄醒,看着我好像依然性欲高亢时,感叹道:“天啊!你是钢造的吗?我已经累死了。”

    “嘻嘻!要是我不厉害,怎能喂饱你们这班如狼似虎的好老婆呢!”接着一下狠狠的抓了那丝袜美臀一下,妈妈痛的一下呻吟,真是一个淫妇!

    “要回家了,快十点了,大姐和二姐等着呢!”我站起来拿起四散地上的衣服,这时才察觉到我和妈妈的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遍地皆是。我一边穿上校服,一边笑道:“妈妈,刚刚还真是一场世纪大战呢!”

    “臭小子,都是你害的。”妈妈顿时一阵脸红,娇媚的道:“让人家这么淫荡,时刻都想着你的肉棒。”妈妈没有套上胸罩,直接只穿上上衣和裙子,在我清理好地上的战续后,便和我一起离开办工室。

    沉妙如差不多十一点才回家,女儿碧盈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她刚刚离开公司时才发现女儿已经打给她多次了,连忙致电回家说自己漏了文件在公司,加上发现有些严重错漏,便顺道在公司里修改,结果便这么迟了。

    沉妙如和碧盈吃着她刚刚在楼下买回来的几个小菜和白饭,碧盈很快吃完饭,回房间温习。沉妙如明白她要备战高考,只叫她早点睡而已。

    沉妙如清理好那些饭盒后,便去洗澡。当在浴室里脱下裙子时,看到裤裆位一片狼藉,内裤和丝袜都湿透了,立时想起刚刚在办工室里所听到的声音。

    八点多,沉妙如正要离开办工室时,刚好看到她又爱又恨的人—易健宏(当然是我了)。沉妙如有点好奇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便偷偷的跟着我。跟着我来到妈妈的办工室外,沉妙如看到我一手正拿着电话,一手竟然在脱裤子,立时露出那穷凶极恶,让她心里记挂着的大肉棒。沉妙如一阵惊呆,怎么这色魔会出现在这里的,而且那办工室好像就是那新上任的香港区人事部经理章卓琪的。我出现在这,难道(就职级上,妈妈这个人事部经理,跟其他会计部、跟沉妙如这港区经理同级,因为较确切一点,所谓港区经理只局限于以香港为中心的推销业务)

    果然,当章卓琪开门时,看到我下身裤子已脱下,不怒反喜的紧抱着我,沉妙如便知道我们之间关系很深了,但她更想不到当靠近办工室外,已听到两人的呻吟声,更听到章卓琪儿子前儿子后的呻吟着,沉妙如那刻震惊无比,难怪我这么色胆包天的调戏她了,因为我连自己的妈妈也干了。

    沉妙如听着那激烈的呻吟声,脑子不由自主地幻想着房间里的战况无比激烈,男的天赋异品,女的淫荡无比;男人抓着女人的腰肢,肉棒一下一下深刺着花径深处。女人一边承受着男人如洪水猛兽的进攻,一边配合着男人的插刺,让男人每下刺得更深入这些幻想停不了,沉妙如慢慢的倒在地上,双手伸向身体的敏感处,不断地刺激着。嘴巴吐出一下下淫荡的呻吟声,情形就好像是她在做爱般,相当淫靡。

    现实中,沉妙如又再不由自主的自慰起来,跪在地上,左手搓揉着乳房,雪白的乳肉随着她的掐弄而变形,手指亦玩弄那颗逐渐硬起的敏感蓓蕾;右手三指更已插进小穴里,猛地在里面挖弄着,要把里面的“空虚”挖出来般。

    突然,沉妙如身体一下子的硬绷着,脸上既难受又淫荡,她高潮了,一天因为自慰而第四次高潮了。沉妙如也感到无比的荒唐,竟然因为女儿的男友,那可恶的小子而自慰,还因为是看到他和那章卓琪竟然母子乱伦。“天啊!我怎么了?”沉妙如清醒后想道。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