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儿子年纪小,那个不小

    发布时间:2020-03-19 00:01:54   
    “……男人和女人睡觉怎么不老实呢?”马氘手伸进翠玲胸前衣襟里要摸
    子,“扣子都不解,衣服都让你抻坏了!”翠玲没好气的埋怨着,替儿子解开衣
    扣,拉下胸罩。马氘就横躺在妈妈两腿上,屁股坐在妈妈两腿间的小板凳上,整
    个人就躺在她怀里。儿子一会摸摸左奶一会摸摸右奶,弄得翠玲浑身躁动不已。

    这时天色已渐渐昏暗下来,厨房里咝咝的响着炉子上要烧开的水气声,暖融
    融的让人昏昏欲睡。娘儿俩就坐在炉子边讲着常人伦理难以接受的悄悄话。

    “男人和女人睡觉,男人身上的马雀就会被女人吸到肚子里去,然后女人就
    咬他马雀,一直咬到马雀吐出水来。”翠玲说着说着就禁不住的冥想起真实的情
    景;‘一个硕大的鸡巴挺在两腿间,她挓开腿间的肉,肉棍慢慢地插进来,有点
    凉荫荫的阴茎头滑过阴门,一下就蒯到底!她也使劲把屄心一夹!这时,俩人都
    会快活的泌放些淫水,他再一抽,整个屄里头就润滑了,接下来……’她不禁打
    了个寒颤,浑身一抖,下身又泌出一泊淫水。她又想起;前几天的一个下午小肚
    子突然涨了起来,女人的尿是说来就来,她赶紧就在工地砖垛后面脱下裤子撒了
    泡尿,刚撒完正蹲着那儿一下一下的夹屄,挤着余尿,就听见木工队队长家友一
    边跟别人说着话一边走到砖垛边来,接着就传来撒尿的溆溆声,当时隔了几垛砖,
    家友没有发现她,她透过砖缝刚好能看到他撒尿的鸡巴,家友的鸡巴比自己男人
    粗大许多,阴茎头红红的而且包皮外翻,这样的鸡巴插进来都不要动手拶两片屄
    皮,撒出的尿也滮出好远,射精肯定有力。她想;这样的大鸡巴要是在我屄里捣
    几下,那是多带劲啊!而且射精肯定会飚的屄心子舒服不已!她一直瞅到他尿完
    最后一滴尿。听着男人远去的脚步声,她蹲在砖垛下把自己屄头揉捏了好一阵子,
    这几天心神不宁、烦躁亢奋,脑海里都被他的大屌所占据,弄的整天裤裆里头一
    直湿答答的。

    “那咬得疼不疼呢?”马氘有点不相信。

    “疼。”翠玲笑了起来。

    “那你和爸爸睡觉,他也会把马雀放进你肚子里吗?”马氘朝翠玲肚子上靠
    紧。

    “嗯。”马氘发现妈妈乳头硬了起来。

    “那你还咬他吗?”他突然记起;经常是妈妈在床上哼哼。

    “咬!我咬他他还会快活呢!”翠玲一把紧紧抱住儿子情不自禁的使劲勒了
    他一下。

    “那我和你睡觉呢?”他看着她“小东西,你那么点大的东西怎么弄?”她
    闭起眼。

    “妈,你说‘什么东西’怎么弄啊?”马氘心里明白又有点不明白;‘把马
    雀放进肚子里和大小有什么关系呢?!’他又把妈妈上衣掀起来用嘴嘬着乳头。
    其实他知道;只要爸爸一回家,晚上他俩就会把床弄得直晃悠。自己经常这样被
    他们搞醒!不过,近来他对他们的干扰不但不厌烦倒反而很感兴趣,这几次他们
    弄的时候,马氘倒想认真的观察个明白,尤其现在,一听到他们声音和床的晃动,
    鸡巴就会硬起来,涨涨的又快活又难受!可是,偏偏听不了一阵就恍恍惚惚的瞌
    睡的不行!不知不觉的又睡着了。

    “不要用嘴—脏!”翠玲抖了起来。

    “妈——,”马氘假装不耐烦。

    翠玲把头靠着儿子认真的说:“嗳!你呀,你这个小东西,等你长大了你就
    知道怎么弄了。不过,那时候你就不会跟妈这么亲了。”她顺手在儿子裤裆摸了
    一下,吃惊的发现儿子勃起的鸡巴已经和他爸爸差不多大了!就是细细的。

    不由得心里暗暗一阵欣喜……。

    “我知道!”马氘丢下妈妈乳房站起身。

    “你知道什么?”翠玲也跟着站起来;‘哟’儿子已经长得快跟自己差不多
    高了。十四岁,已经发育哪。

    马氘把她一抱。

    翠玲感到儿子硬挺的阴茎顶在自己下腹颠跳起来。

    “像爸爸一样压在你身上一下一下的顶。”说着就用自己阴茎朝翠玲肚子上
    顶着。

    翠玲感受着儿子阴茎的硬度和长短。

    “妈,你说我讲的对嘛?”马氘对着妈妈嘴伸进舌头。

    “你说呢?”翠玲品咂着马氘舌头,她想试试儿子性能力。

    “妈,我还能像爸爸一样压在你身上……啊!”马氘也品咂着妈妈伸进的舌
    头。

    “不能。”翠玲嘴上说‘不’却暗暗的挺起下身挓开大腿,让自己柔软的阴
    部包容着儿子顶来的硬挺鸡巴。虽然还隔着衣裤,却已经能够感受到儿子顶来的
    力量了。

    “为什么!?”马氘随即就紧紧贴在妈妈下身这个部位顶揉起来,虽然还隔
    着衣裤,还是很快活的。

    “为什么这样顶我?”翠玲享受着自己屄窝子那块肉承受的一阵阵挤压。她
    发现儿子知道快活了,那根肉棍真够劲的。

    ……儿子还有些羞怯,他咬着母亲的舌头,犹豫着不知如何回答。翠玲知道
    儿子心理承受度还不行,再等一段时间他就会主动提出要求满足并付诸于行动了。
    翠玲让儿子蹂躏了一阵子,弄的有些精神恍惚,气喘吁吁、面红耳赤。

    “为什么用马雀顶我?”翠玲发现自己性欲已强烈的被眼前这个小男人挑起
    来,性交的欲望急不可耐,要想跨越这道人伦鸿沟只是拶拶腿的事啦!

    “妈,我快活!”马氘觉得妈妈一直主动盯着问这个问题,寻思:妈妈是不
    是愿意让自己象爸爸那样……?所以他就大胆的挑明了她提的问题。

    “心肝,妈也快活啊。”说着,她松开和儿子的搂抱,拶开大腿根让儿子看,
    马氘看见刚才自己鸡巴紧紧贴在妈妈大腿裤丫处使劲顶揉的地方,有块潮湿凹窝。

    “妈,来尿了!”他吃惊的发现那个地方怎么会潮的。

    “呆瓜,这都是因为你!”翠玲一把搂过儿子:这时,阴道不由自主的夹了
    一下,她感到阴道里涌出一股热潮,空虚的一跳一跳地痒起来,这一刻好想‘推
    逄’啊!

    他试探的、窃窃的轻轻用手在妈妈潮湿凹窝的地方摸了一下:那里粘粘的、
    热烘烘的还发出一股自己从来没有闻过的异样怪味。“哦!天已经黑了该睡觉喽!”
    她无望地站起身想摆脱炽热的性欲冲动。

    “来,帮妈洗洗。”临睡前,翠玲涮洗下体,她最近天天要儿子帮自己洗屁
    股,她感到虽然是自己儿子但毕竟是个男人,阴部被他胡乱粗鲁的蹭几下倒是蛮
    刺激惬意的!马氘坐在洗脚盆边上用手抓起毛巾在妈妈屁股上洗起来。虽然,最
    近天天面对妈妈白白的大屁股,但这几天,他感觉特别不一样!以前,他都是抓
    着毛巾洗妈妈前边皮肉的,今天,他特意在毛巾的缝隙里露出两根手指,给妈妈
    感觉自己是无意间碰到的。他就朝前边的阴肉里洗过去,其实是摸过去。他发现
    妈妈没有异样的反应,就放心的继续下去。当他好奇的摸到两片厚厚长长的外阴
    肉,又摸到一大团细细柔软的阴毛,妈妈咝咝细喘着气说:“儿子快洗啊,你摸
    妈哪块呢?!”“没摸哪块啊?”马氘含糊其词的慌张结束。

    她也知道儿子的心思就没有挑明。

    “今晚就和妈睡吧。”翠玲淫兴已起。

    “噢!”马氘兴奋不已。

    马氘上床时掀起被角,看见妈妈一丝不挂的躺在被子里,他梦想着今晚妈妈
    可能会像对爸爸一样对待自己了!他一股溜的钻进被子里。

    翠玲伸手关了灯就和儿子抱成一团。

    “妈,我也把裤头脱掉了。”他继续着自己的梦想。

    “你脱。”她也半推半就的配合着儿子。

    “解过小便了吗?”一上床翠玲就碰到他已勃起的鸡巴。

    “解过了。”马氘激动、兴奋的哆嗦起来。

    “解过了还这么硬?——你还冷啊?怎么都抖起来了?”她伸手一把把儿子
    揽进自己柔软温暖、充满炽热欲望的怀里。

    “妈,我最近经常这样!”他感到自己快要溶化了。

    “你已经开始发育了。”

    “什么叫发育啊?”

    “发育,就是你想把马雀放进你摸的这个地方啦!”翠玲拉着儿子手引导到
    自己大腿丫。

    翠玲感到儿子的手主动在自己阴阜上轻轻地抚弄起来。

    她等着儿子再进一步的……。

    “你怎么想摸妈这个地方的啊?”她很舒服,试探着儿子。

    “不知道。”马氘碰到一堆柔软滑腻的肉脔,潮湿湿的。他不敢再摸了,他
    怕把妈妈弄疼。

    “不老实。”翠玲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和儿子享受的时候。

    “妈,我想压在你身上。”他突然提出了自己最想的要求。

    翠玲没吱声,抱着马氘的身体一翻,把儿子放在自己身上。

    ‘嗒——嗒,嗒——嗒,’隐约的响起敲门声。

    翠玲感到儿子硬挺的细细阴茎顶在自己大腿丫。

    ‘嗒——嗒,嗒——嗒,’又是敲门声。

    翠玲舌头伸进儿子嘴里。

    “妈,有人敲门。”翠玲感到儿子的阴茎已经碰到小阴唇。

    “可能是你爸爸回来了!”翠玲气喘吁吁推着还压在身上的儿子,他却恋恋
    不舍的不想下来了,她轻声哄着儿子:“听话,今晚的事千万不能跟你爸爸说啊!
    妈以后还会让你这样睡的!”说着屁股一缩,用双手推顶儿子下身,两个紧贴着
    即将乱伦的身体分离了。翠玲起身披着上衣,站在门后用裤头仔细揩掉屄周围的
    淫液后把门打开。

    “翠玲,是我!”

    她一怔——不是丈夫!

    “翠玲,是我!”

    借着月光她看清是邻居刘公华。

    “哎呀!”她赶紧闪在门后,她下身还赤裸着。

    “你有事?”

    虽然有些惊慌但她不怕;此人是个单身汉,对女人是很正经的。但对自己却
    一直是很迷恋;本来她对他蛮有好感的。

    就是那天晚上,使她对他彻底改变了态度——那天晚上,她倒尿盆正在树影
    里,他开门走到树影里掏出鸡巴撒尿。她很喜欢看男人鸡巴,她便蹲下身躲在树
    丛里,但这次却没有看到;想不到他鸡巴是那么的小,掏出来就一个小肉疙瘩,
    两手再一挡……真失望!平时便不拿眼瞧他了。可是,自从发生那次的事后,翠
    玲便对他稍微开了一扇情欲之窗(不过,主要还让他抓住了一些蛛丝马迹的把柄),
    有时还故意让他占点便宜。

    那一天深夜他突然肚子疼,实在来不及了,出门便蹲在树丛里大便(他和翠
    玲同住在一排平房里,平房外面有一排树丛),拉完后,他怕肚子再疼便在树丛
    里又蹲了一会。

    就在这时,翠玲家窗口灯亮了,窗户打开半边,只见她赤裸着白花花的身子,
    探出窗口,在屋檐下的晾晒架上钩了一条毛巾、又钩了一只花裤衩。因为距离不
    太远,他清清楚楚的看到她那对丰满的大奶子!突然,屋里冒出一个男人从背后
    抱住她,而她则回过头和那男人亲嘴!接着,她转过身和那男人贴紧胸脯!还伸
    出像藕段般的胳膊搂着那男人头亲嘴!灯一下就灭了。他惊呆了楞在那里!只到
    屋里传出棕绷床被压的声音才转回神,他连屁股屎都没顾得擦就朝窗口靠了过去。

    正好,俩人急吼吼的忙着上床窗户都忘关了!刘公华就蹲在窗户底下。屋里,
    床被压的声音、气喘声听得清清楚楚。

    只听女人气喘吁吁:“朝上!朝上捣!快点!”棕绷床被压的声音有节奏地
    一下一下响起来。女人淫荡的喘气声:“哎哟——用劲!哎哟——多快活哦!哎
    哟——哎哟”

    窗口里又传出像快速捣浆糊一样声音——刘公华还没有真正压在女人身上
    过,他不明白还会发出这样的声音!不过,他知道这样的声音肯定是因为
    很快活。如此狂骚的女人!她现在肯定挓着,大奶子让那个男人压着呢!他
    握住自己鸡巴套弄起来,合着屋内淫荡之声——好像自己也压在这个狂骚的女人
    身上肏屄了!

    突然,远处过道响起脚步声!刘公华赶紧躬着身悻悻地离开淫声浪语还在继
    续的窗口。

    回到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射精,裤头里全是精液。他有气无力地躺上床,
    软绵绵的正要睡去。突然一阵吵闹声将他惊醒,又是一阵沉重地脚步声跑过。是
    翠玲的声音:“抓住他!抓住他!”他顿时来了精神,套上裤头冲出屋奔向她家
    门口:“嫂子!嫂子!怎么了?”

    只见她一脸潮红,头发散乱,披件男人的衬衫一直拖到大腿根。她见刘公华
    来了,上前一步堵在门口拽着他胳膊惊恐地对着他耳朵:“有人蹲在我家门口!”
    她喘气声像在性交。

    “干什么?”他贪婪地嗅着她喘出特别的女人气息,底下都硬了。“不知道。”
    她把男人的衬衫裹紧了些。

    “那你紧张什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一丝亮光从门里透出来映在女人丰
    肥雪白的大腿上,他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却看到大腿根淌下条一明一暗闪着亮晶
    晶的水滴,他想可能就是那男人的‘东西’,而自己却抑制不住的把腿根括约肌
    一夹,一股暖流溢出,把裤裆又弄湿了一块。“嗯——晚上怪吓人的。”她本能
    地把大腿交叉起来。

    “你没睡觉?”他盯着她脸;能看出来这张脸刚刚经历了一番云翻雨淋!他
    恨不能马上压在这个狂骚的女人身上!

    “嗯——你管我睡不睡觉?!”她心虚的笑着垂下眼。

    “我不管你睡不睡觉,但我好像知道——”他朝窗户狡黠一笑。

    “你知道什么?!”她这时才发现窗户没有关!

    这时,又有几位邻居过来:“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刘公华赶紧招呼:
    “是小偷,偷了几件衣服就跑了。”

    “要当心唷!”邻居劝了几句就都回家了。

    只剩下他们两人时,他才发现她那对丰满的乳房不知什么时候已轻轻靠上了
    他的胳膊。

    “来,进家坐坐,过来帮忙还没有谢你呢!”翠玲大声朝门里说着却轻轻靠
    着刘公华没动。

    “家里睡着人呢吧?!我怎么坐?”他转过身轻声贴着她耳朵讲。“不要乱
    讲哦!”她也贴着他耳朵讲。

    他点点头,忽然一扭头亲着了她那已经靠的很近的脸庞腮帮上。“呀!要死
    咯!”她急忙躲开转身跨进门里,由于转身过急带起一阵旋风,吹拂起那件长长
    的男人衬衫露出了肥硕的白屁股!哟!她还真没穿裤头!他快速跟过去伸手在她
    屁股上摸了一把。她赶紧转身关门,却夹住了他的手,她就把门留下这么一条缝,
    她站在门里无声地望他笑,他的被夹住的手无望地对她划着,僵持了一会后,她
    主动的把自己丰胸靠上他的被门夹住的手,他的手隔着衬衫在她胸上摸了几下,
    她瞪了他一眼:“回家睡觉吧!”说着,推回他被门夹住的手,他又在她胳膊上
    摸了几下,才让她关上门。

    他自己不知道是怎么回家的。不过,当他回过神又开始手淫时,突然想,应
    该到她家窗户下再听听她的淫声,他脱下鞋子走到门外。发现她家灯还亮着,门
    还掩着一条小缝,透过一丝灯光。他望了一会儿,灯光又灭了。他疑惑了:这个
    女人,怎么又把门留一条小缝呢?是不是她怕我去偷听来监视我的?那她也用不
    着开灯关灯啊!他踌躇又等了一会儿,刮来一阵风,在黑暗中隐约又传来熟悉的
    棕绷床被压的声音。“要死!这个骚女人!又忘了关门了!”。他三步并着两步
    走到翠玲家门前;门果然大开着。屋里,女人喘气声、棕绷床被压的咯吱咯吱声、
    还有她儿子‘磨牙’声都清楚地从门缝传出,他赶紧进屋关上门,蹲下身。

    翠玲的气声话语:“到现在你还没泄呢!”

    男人喉咙里挤出努力用劲的呼噜声:“快了!快了!你把屁股抬高一点。”
    即刻传出快速捣浆糊的声音,然后是床摇晃起来的声音。

    “哎哟——用劲!”女人肯定快活起来了。

    刘公华悄悄地爬到房屋里间门口,慢慢地抬起头顺着声音张望过去;虽然屋
    里很暗但仍然能蒙蒙胧胧的看到床上两个白呼呼的肉体堆叠一起,相互疯狂地扭
    动挤压着,上面肉体一起一伏的压着下面肉体,‘捣浆糊’的声音从这里传出。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