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陈友谅调教周芷若第二部

    发布时间:2020-03-08 00:00:16   







      光明頂,明教總壇,教主房內傳來一陣陣呻吟聲……

      天下第一美人,明教教主夫人周芷若正捧著她那對雪白巨乳,將張無忌的巨根夾在乳溝之中輕輕套弄。

      【芷若,妳這賤貨!說!妳給多少人乳交過?】張無忌狠狠地說.巨根逐漸脹大,明教教主果然不同凡響,那巨根完全勃起竟有一般成年男子的手臂大小!

      周芷若不答,只是淫笑著用一隻媚眼望著他,她的另一隻眼,早在三年前讓朱元章的精液射瞎了。

      張無忌慾火高漲,一把扯住她的頭髮,一把抓著自己的巨根,往她臉上狠狠抽打,在她殘破卻絕美的臉上,印上一道道肉鞭痕。

      周芷若嬌美的俏臉,有著多處淫賤的傷痕,那完美的瓜子臉蛋,臉頰上有被釘子貫穿,和被獅王硬毛扎穿的痕跡,那鮮紅欲滴的玉唇,耍著一條鑲著九顆舌珠的破爛長舌,那一雙淫媚的美目抄了一隻,那是被精液所射瞎,如今呈白濁的眼珠,宛若滿灌著精液一般。

      其中最下賤、最可恥、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那額上大大的「人彘」二字,那是丐幫將她當成公廁任眾人享用、當成母豬灌精打種、當成玩物將她摧殘的體無完膚所留下的恥辱烙印。

      張無忌看著那「人彘」二字,想到自己的愛妻讓人當香爐插了數個月,一股怒氣和淫邪的慾望湧上,抓著自己那可怕的肉棍,瘋狂鞭打著周芷若的臉、大奶和肥臀,在其上印上一道道怵目驚心的鞭痕發洩。


      堂堂的明教教主怎會變得如此變態?自然是因為他娶了這個武林公認「最淫賤的破鞋」、人人稱爛的「峨嵋大鬆穴」、江湖有大半人都上過的「人見人騎周芷若」,他才漸漸變得如此。

      她的嬌妻周芷若不只是當世美女,更是古今往來被最多人搞過的爛貨,在他還未將她娶進門前,她便已被數以萬計的人上過,甚至還被幹大了肚子!在他連她的裸體都還未見過之前,她便已被注射過萬發以上的精液然後授精,懷下雜種,還未娶進門,這頂綠油油的大帽子早已扣得牢牢,而且還是全武林皆知。

      儘管周芷若已被玩的如此破,張無忌仍然堅持娶她進門,除了為了道義,更因為貪戀她的美色……她那被人玩殘的淒艷絕色!


      記得三年前周芷若被丐幫所擒,張無忌心急如焚,接連接到周芷若慘遭丐幫全體輪姦,又被陳友諒出租至妓院做雞,還以一文錢一砲的賤價接客,然後又被宋青書當作母狗牽在大都街上讓人任幹,「大都母狗」、「吸屌名嘴」等淫賤臭名全加在自己未過門的嬌妻上,本是名門正派掌門的周芷若,竟一夕成了路邊乞丐都能幹的下賤婊子,一時之間蔚為風潮,武林中人人爭相要插,一代清純玉女掌門,在短短數個月中,已淪為讓萬人玩過爛穴賤貨。

      直到殺進丐幫相救再見周芷若時,她在丐幫所設的「豬舍」之中,眼睛被精液射瞎,臉頰被釘穿,額上被烙上「人彘」,美乳被抓柔的變形下垂,原本粉紅小巧的乳暈變得又黑又大,還被穿上乳環和釘上木釘,平坦的小腹被灌入大量精液而如懷孕般隆起,陰唇被摧殘的又黑又皺,穴和肛門更被可怕的刑具插的稀爛……

      好好的一個絕色美女,被玩的體無完膚,殘破不堪,看見周芷若變成如此慘況的張無忌,心中除了悲哀和憤怒,卻也被眼前殘破淒艷的周芷若,所散發出的那股淫媚氣質所吸引,他那巨根在眾人面前勃起,褲檔隆起好大一塊,那一夜,他終於明白眾人為什麼會忍心將如此美人凌虐至此,因為周芷若天生就是個該當給千人騎、萬人壓的賤骨頭,愈是凌虐她、愈是將她玩得更殘,她便是愈是淫蕩、愈是嬌美。


      對於自己的妻子被上萬人玩過,其實張無忌是感到極端羞恥的,但矛盾的是,周芷若這些經歷又讓他非常興奮,在他與周芷若大婚的那天,他特地為了周芷若設計一套淫蕩的禮服,那是一套半透明的紅色薄紗,僅僅遮住周芷若嚴重下垂的巨乳,但那黑如碳的乳暈卻一覽無疑,那不知被誰搞大的肚子也完全暴露在外,而下身僅以前後兩條紅布遮掩,就只遮住了周芷若的爛穴,那肥臀再一晃一晃間也給人看個精光,而那兩條動人的修長美腿,更是完全暴露在外。

      周芷若因為給輪姦了數個月,兩腿被掰開太久,無法自然合攏,而呈現出一種極誇張的外八姿勢,就這麼淫蕩不堪的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入禮堂,在場眾人見她這副下賤樣全硬了,而淫賤的新娘也因為眾人饑渴的目光流出淫水,那淫水一路滴呀滴的,在禮堂滴出一道水痕。


      張無忌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心態,他明明覺得取一個萬人踏過的破鞋是件極度恥辱的事,卻又忍不住想要將妻子的淫賤顯露出來,見眾人望著周芷若猥褻的眼神,讓他無比的興奮。

      來參加婚禮的眾武林人士,除了明教和武當派的,幾乎全幹過周芷若了(不過這是張無忌的認知,其實明教已有半數人上過這位準教主夫人,武當派上下包刮他的師叔師伯和施工張三豐,都已嫖過這位未來的準媳婦),想到這點張無忌不禁惱火,這些讓自己大戴綠帽的人,居然還有臉來參加婚禮,但除了惱火,張無忌更覺興奮,那種凌辱周芷若的快感盈滿了他,他潛運內功,聽著眾位武林豪俠對他下賤的妻子的評論,那些不堪入耳污言穢語令他慾望大昇。


      【這就是那條周母狗啊~聽說上萬人操過?】

      【可不是~老子也在她身上貢獻了三砲子孫,只花了三文錢,沒見過做婊子做到像她這樣下賤的。】

      【操這爛貨還需要花錢?那天我路過大都,宋青書正牽著這條周母狗繞城任幹,我便二話不說給她來個一發,不過那時已輪了一百多人,這婊子的菊花都給爆了,只好讓這婊子給我乳交,再射得她一臉,這淫娃還跟我道謝呢~】

      【我懂面相,這騷婆一臉就是犯賤,標準的淫婦命,年紀輕輕就已經萬人操,不出十年,這騷貨必定成為百萬人操。】

      【這位高人真不簡單呀~她蓋著頭巾蒙著臉還帶個眼罩都能看出名堂?】

      【這你就不懂,這眼是靈魂之窗,她雖然只有一隻眼,但我看了也能知道個大概。】

      【你們可知她臉底下是怎樣?告訴你們~這賤貨賤得讓人把臉也給玩殘了,那隻瞎眼還是給精液射的。】

      【臉包著看不到,身材可就不行了,看那對晃悠著的巨乳,要給多少人抓過才能搞成這樣?那兩條腿開成這副德性,閉都閉不上,肯定下面整個都給玩爛了!還有~誰見過新娘大著肚子嫁人的?上萬了操過,連那孩子是誰的都不曉得,一個賤啊!】

      【欠幹的婊子多著,但這賤貨更欠人蹂躪,你知道她多下賤?她除了見人就掰穴任幹外,她還愛吃屎喝尿,愛讓人玩殘她,甚至願意讓有病的上她,搞得自己得了一身病還眉開眼笑。】


      這些在婚禮上聽到的污言穢語,深深烙印張無忌心裡,只要他每一想起,便會慾火難耐,就會想將周芷若狠狠凌虐一番,他恨周芷若是個萬人插過的爛貨,讓他受武林恥笑,卻也慶幸周芷若這位絕美的婊子,被陳友諒開發成一條徹頭徹尾的母狗之後,自己得到了她,現在自己可以在她身上任意發洩自己的獸性,她都欣然接受。

      【芷若啊芷若啊~妳真是個賤貨!】張無忌喃喃道,他也想不到自己竟會變化的如此大,原本對周芷若是又敬又怕,現在卻只把她當成一條狗、一隻發洩用的母豬!

      【無忌哥哥,再用您肉棍鞭打我吧~芷若好愛您的大肉棍。】周芷若跪趴在他腳下,仰著頭淫媚的用她那條破爛長舌舔著他的睪丸。


      【哼!】張無忌又是一記甩屌,狠狠甩拍在周芷若臉上,然後將她扳倒,倒騎在她身上,屁股壓在她的臉,巨根插進乳溝中抽動。

      他抓住她的兩條玉腿,將之掰得老開,那被萬人摧殘過的爛穴展現在他面前,雖然周芷若被玩殘後已請了名醫整治過,但依舊慘不忍睹,那兩片又黑又皺的陰唇軟軟垂垂的掛在兩旁,簡直就是兩片爛肉,原本小如孔洞的陰道,已被開發成可怖的大洞,內陰唇全翻了出來,從外面朝裡看甚至能直接看見子宮,而從陰道內傳來陣陣終年不散的噁心精臭,令人做噁,這樣一個精臭爛洞,連張無忌的巨屌都嫌鬆。

      而其後的肛門也沒好到哪裡去,已經因為脫肛太多次而整個腸壁外反,括約肌也已報廢,菊花整個大開,無法禁屎。


      張無忌看著周芷若這整治過好幾遍,卻還是如此破敗不堪的爛穴,心中愛恨交織,又是鄙夷又是得意,一面操著她的乳溝,一面對著她的爛穴狂吐口水。

      【芷若,妳這頭母豬!我怎麼會娶妳這種賤貨?妳這個一文錢就可以上的下賤妓女,妳這個被萬人插過的破敗香爐……】張無忌喃喃咒罵著,周芷若這淫娃卻在這極度屈辱的辱罵中高潮,噴了張無忌一臉。

      【果然是個賤貨,愈說妳賤你愈歡喜。】張無忌更加興奮,坐在周芷若臉上的肛門一鬆,一整坨稀糞就這麼直接拉在她臉上。

      張無忌一驚,趕緊起身,以免給自己拉的屎給弄髒了,卻見周芷若貪婪著吃著臭屎,淫笑道:【無忌哥哥拉的屎,好美味啊~】她早已被調教成視屎尿為山珍海味,什麼噁心的東西都能入腹 的淫賤母豬!

      片刻之間,周芷若已將滿臉的臭屎吃個精光,還意猶未盡的舔舐著嘴唇。

      【跪下,仰起頭!】張無忌命令著,周芷若依言下跪揚首,大張著嘴用期盼的眼光看著他,他獰笑著將巨根對著她的嘴,直接朝她嘴裡尿了起來。


      自從周芷若被陳友諒徹底調教過後,她已無法在吃正常的食物了,如今的她只能喝尿、吃屎、飲精、吞痰……諸如此類噁心的東西,而張無忌也就順其自然餵她這些東西,甚至在教眾面前讓她吃,來達到羞辱她的快感。

      張無忌最喜歡與教眾一起吃飯,然後讓天仙一般美麗的周芷若,穿上莊重華貴的衣服,卻趴在地上餤著糞桶、夜壺、痰盂裡的噁心穢物。

      看著教眾見堂堂教主夫人就自己面前如此不堪的飲尿吃屎,卻又得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張無忌就感到一股優越感。

      【是!芷若是條下賤的母狗,還是給萬人騎過的母狗!但她現在是我的了,你們儘管看得勃起,卻也只有我能凌虐她。】張無忌總是這麼得意的想著。不過他卻不知道,周芷若只要他一不再便與人通姦,上至光明左右使、護教法王,下至打掃僕役都與他有一腿,嫁給張無忌三年,明教號稱百萬教眾,已有半數以上跟她搞過,甚至連生的三胎都不是張無忌的種。

      張無忌知道的是,明教教眾私底下都喚周芷若為「人肉夜壺」、「人肉痰盂」、「人肉便器」,聽到周芷若這些羞辱的稱號,讓他更為興奮。


      在周芷若口中撒完了尿,張無忌想真正釋放自己的淫慾了,他將周芷若押在身下,巨根緩緩插入周芷若的尿道之中。

      基本上,周芷若身上的洞已經都無法滿足他了,穴和肛門鬆得離譜,只有嘴還可以接受,但她又剛吃完屎喝過尿,張無忌可不想再讓她含。

      周芷若的尿道在張無忌多次摧殘下,也早就成了個大洞,下身算是徹底玩殘,尿道整個開放性的撕裂,當然也無法禁尿,張無忌興奮的不斷挺進,這是周芷若唯一還算是緊的肉洞。

      【啊啊啊~好棒~幹壞我啊無忌哥哥~大雞巴~操死我~插爛我的尿道!】周芷若在張無忌身下騷浪的淫叫。

      【插死妳!賤婊子!全身被搞得只剩尿道可以用,妳看妳多賤!】張無忌邊罵邊猛操,一邊用力抓揉著周芷若晃動的大奶,狂咬著那發黑的乳頭。

      【啊~疼~好棒~就是這樣~蹂躪我~糟蹋我~搞死我這賤貨!】周芷若甩著長舌瘋狂淫叫。

      張無忌幹得興發,從一旁拿起一早準備的淫虐型具,兩把狼牙棒,狠狠灌進周芷若的燗穴爛爛屁眼,瘋狂攪動。

      這狼牙棒當然並非是打鬥用的狼牙棒,而是已將棒上鐵釘磨成圓釘的特製狼牙棒,饒是如此,這也非是一般女人承受的住的,光只是插入,平常女子早已昏死過去,而周芷若雖被這兩根狼牙棒攪得五臟六腑快翻了過來,卻也感到極大的快感,居然在一次次兇猛的攪動中高潮失禁。

      張無忌見周芷若高潮後翻著眼顫抖著雙腿的下賤模樣,終於忍不住大喝一聲,從尿道中拔出巨根,馬眼對準她的燗穴射了進去。

      每發都要內射是他的堅持,自從娶到周芷若張無忌便發誓每年都要她為他生一個孩子,好羨慕死其他想得到她卻得不到她的人,只不過他萬萬沒想到,周芷若生的三個孩子卻沒一個是他的骨肉。

      張無忌屌大精液量也極其驚人,一發精液就將周芷若的燗穴灌滿,他將周芷若頭上腳下倒轉過來,讓精液不至流出,期待著濃稠的精液令周芷若受孕……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